2018-01-10 11:58
»
文章人氣:198 / 回覆:0
麗玲今天一早就趕到護理之家,但她一進房間就聞到一股臭味,滿床的屎尿讓她直搖頭,但更不忍的是,看到他被約束帶綁在床上,王伯伯的憤怒與無奈全寫在臉上,讓人不禁懷疑這是「照顧」嗎?

失智的王伯伯住的是護理之家的單人套房,一個月費用近四萬元,但這裡的照護比約1比10,不可能有人全天候看著他,在無人看顧的情況下,很難保證失智患者不出事或亂跑,機構中最常見的方式,就是用約束帶將人固定在床上。「不綁可以,麻煩簽同意書,若有意外這裡不負責任」院方這麼跟家屬說。


失智者約束在床 後遺症多

麗玲說,她剛來時就注意到了,王伯伯的四肢已經開始有萎縮退化的跡象,明顯是長期被約束帶固定,很少活動有關。所以,從第一天照顧王伯伯開始,她就把約束帶解開來,除了帶他到戶外活動,也按摩他的四肢來減緩僵硬的況。

「被固定在床上還有一個後遺症,痰很容易積在肺部,所以常常需要拍痰。」麗玲說,王伯伯對拍痰有強烈的抗拒感,第一次為他拍痰時,他竟目露凶光像是要打人一樣,嚇得麗玲趕緊停手。後來,才聽這裡的照護員說,王伯伯有攻擊性,曾發生打人的紀錄。

從他女兒王小姐那得知,為了幫父親找安身之處,她已經不知被幾家養護機構拒絕過了,就是因為王伯伯有暴力傾向。但照顧王伯伯兩個月以來,麗玲從未被碰過一下,「照顧王伯伯最大的關鍵,就兩個字:信任」她這麼說,因為失智者的許多異常行為,常常是疑心病導致的。

故事後續請見 
https://goo.gl/6V4Apq
 
*2018-01-10 11:58:50 編輯過